瞎瘠薄乱写,脑子有病,ooc使我快乐,特别以自我为中心,只磕CP不混圈。

茨狗一周一题

#茨狗一周一题#

#灵魂互换的一天#

第一次写茨狗有点小紧张,ooc请见谅

有一点酒红情节

1<<<<
大天狗睁开眼睛,感觉自己的右手好像断了。

他认命的爬起来,在屋里找到一面铜镜打量了下自己:白色的头发胡乱的卷曲着,头上的两只角一大一小,小麦色的脸上有着几道深深浅浅的睡痕,金黄色的眸子仿佛透过铜镜在质问些什么。

大天狗低头看着镜子中的倒影轻声地说:“好久不见。”

2<<<<
大天狗,男,二十一世纪的新好青年,深柜。

大天狗一直都觉得自己喜欢男性这件事要怪某个生活在平安时代的妖怪,打从上初中起,他就会时不时的和一个生活在平安时期的非人类生物交换身体。试想一下,一个正值青春年华对异性充满了幻想年纪的小男孩某天一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呆在某个裸 男的身体里,从而人生崩塌三观重组喜欢上了这个裸 男也是合情合理情有可原的吧?

一开始交换身体的时候大天狗觉得这一定是老天选中了他作为拯救这个时代的英雄,不然为什么芸芸众生之中只有他穿越了呢?他雄心壮志斗志昂扬的想一统天下,结果刚出门就被一个红发男子叫去处理两个小妖的纠纷。他想拒绝,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向两个小妖走去。大天狗觉得这种身体不受控制的行为非常的怂,一点都不符合自己救世主的定位,于是在当天的日记里着重批评了这件事。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大天狗已经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了,除开同学有些莫名其妙的话语之外一切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于是他心安理得的将之前发生的事当作一场太过真实的梦。

可几天之后大天狗再一次从榻榻米上醒了过来。屋内的陈设和自己之前看到的一模一样,他甚至在桌子上发现了自己之前写的日记,在自己着重批评身体不受控制的文字下方,有另一个和自己笔记截然不同的字体写着:挚友说的都是对的!挚友叫了就要去做!大天狗心想此人多半是个智障,手上书写动作却一点不见停顿。

互换灵魂的两人开始通过互相留言交流,慢慢的,大天狗知道了这具身体的主人是赫赫有名的妖怪茨木童子,知道他和他挚友酒吞童子一起称霸大江山,知道他们出去打的每一场架,知道他身上受的每一处伤。

在不那么频繁的灵魂互换下,大天狗渐渐的从初中升到高中。高中毕业时,大天狗被一个学妹拽到无人的角落讨要制服上的第二颗纽扣。“就这么给她也无妨。”大天狗想着,抬手要拿下第二颗纽扣时心底却有一些抵触,“不,我不想把纽扣给她。不应该给她的。”

礼貌的拒绝了学妹后,走在回家路上的大天狗脑海中倒腾的全是一个问题“纽扣不应该给学妹,那应该给谁呢?”隐藏在纷乱思绪下的答案终于在到家时看到笔记本上茨木留下的字迹一下子清明起来。

他想把纽扣留给茨木童子。

这个答案像火星一样点燃了大天狗内心隐藏的小思绪,日子过的越久他内心的答案就越坚定。可光有答案并没有什么卵用,他和茨木童子之间相隔的可是千年的时光——况且在他确认心意后,就再也没有和茨木童子互换过灵魂了。

无法表达的感情和喜欢上同性的背德感像熔岩一样炙烤着大天狗的内心,当然大天狗就是大天狗,那怕他内心苦痛纠结的要死,他也依旧保持着好成绩一路顺风顺水的从大学毕业走向社会。

刚入公司的年轻人别的活动不多,联谊倒是个个月都有,大天狗作为颜值担当几乎次次都要被邀请。次数多了他也懒得拒绝,去了就坐在角落里发呆。等到大天狗后知后觉发现自己似乎被同事若有似无的排挤时,他才反应过来并决定从下次联谊开始好好积极加活动。

但巧的就是在下次联谊的前一天,大天狗和茨木久违的互换了灵魂。

3<<<<
久违的灵魂互换并没有让大天狗的内心产生任何波动,他面无表情的放下镜子拉开拉门走向庭院。反正自己要干的无非也就是帮酒吞调解小妖纠纷跑腿加撑场子,直接去问问酒吞今天要怼哪好了,早点把事情弄完他早点睡觉还可以早点回去。

大天狗按照记忆中的路线走到酒吞童子的院落,只见酒吞童子一人坐在廊下盯着一片枫叶发呆。大天狗揣摩着茨木童子的语气上前道:“挚友哟,今天有何安排?”
酒吞童子放下枫叶看向大天狗,仔细打量了好一会才说:“是你啊,好久没见过你了。你在这里说明那家伙就去你那里了吧?来过来坐。”说完还特别友好的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坐垫。

大天狗在酒吞旁边坐定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酒吞说了些什么,一脸惊悚的盯着酒吞。

“怎么这副表情,从见到你第一眼我就知道你不是茨木了,我们大江山的妖怪可不会有那种气质。”酒吞一边说着一边自顾自的往面前的酒碗倒酒,“我一开始觉得你非常可疑,就让你去处理两个小鬼无聊的争吵。结果你真的去调解了,看着你顶着茨木的身体认真的对两个小鬼说教真是笑死我了。不过你这家伙虽然没什么实力,但是处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倒是有一手。”酒吞端起酒碗一饮而尽,“所以我才动不动就让你去调解问题。”

大天狗不知道自己居然这么早就暴露了,他以为自己模仿的足够好,却不知早就被对方看了个透底。

一旁的酒吞像没发现大天狗不安状态一样继续说着:“前几天茨木派出几个小鬼出去打听你的消息去了。你很久都没出现,茨木他以为你出了什么事,算算日子小鬼应该就是这几天回来了。你若是有什么想确定的事情不妨自己去问问那小鬼茨木要他打听了些什么?”

大天狗根本没仔细听酒吞后续说了什么,他直接站起来匆匆的向外跑去,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他要找到那些小鬼问个究竟。

酒吞看着跑出去的大天狗,又给自己到满一碗酒,沉默了许久才好似跟谁说话一样开口道:“感情的事果然要越早确定才越好,红叶你说是吗?”

庭院里静悄悄的,没有人回答他。

4<<<<
大天狗一路向茨木的屋子跑去,他脑子里各种想法乱糟糟的纠成一团。但他现在什么都不想管,他只想快一点见到茨木派出去的小妖。

正如酒吞所说,在茨木房前果然有一个小妖在等着。那小妖听到大天狗的脚步声有些害怕的向后退了半步:“茨木童子大人,您之前让我打听的事情我没打听到。城中并没有谁叫大天狗,妖怪中也没有这个名号。”
大天狗内心虽然腹诽“我根本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你要是打听的出来就有鬼了。”但表面上还是一副阴晴不定的样子,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小妖:“汝还记得吾与汝所诉何事?”

那小妖在大天狗营造出的威严前瑟瑟发抖根本不疑有他,一股脑的就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您,您当时让我去找一个叫大天狗的,找到之后让我问他可有婚配。如果没有就接着问他是否钟意大江山二把手茨木童子,如果有就,就把他直接绑回来。”

若换作平时大天狗肯定已经在思考该如何在今天的日记里对茨木劈头盖脸的说教一番了,但是此时他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他的内心犹如夏天喝的玻子汽水一般呲呲呲的冒泡,满满的全是确定了茨木心意的愉悦。他挥手让小鬼该干嘛干嘛去,走近屋子找出纸笔思索着应该给茨木写些什么。然而几次落笔却总不能准确的表达自己的内心,他涂涂改改到最后纸上也就只留了一句“我也喜欢你,大天狗。”

大天狗将纸条放在桌子的正中央,又翻出留有两人字迹的本子重新看了起来,不知不觉看到掌灯时分,他也终于抵不住困倦伏案睡去。

大天狗醒来时毫无意外的看到了自家卧室的天花板,他起身眼尖的看到旁边书桌上标签夹上张牙舞爪的内容:“不准去什么联谊!本大爷会找到你的!”

大天狗如留言要求一般推掉了所有的联谊,他依旧认真工作,但是整个人变的愈发温柔和好说话起来,同事关系也慢慢好转。几年后公司决定派大天狗去外地开拓当地市场,大天狗遵从公司的指令匆匆前往当地,在某次与经销商谈判完之后他终于在街头看见了自己等待多年的某人。

茨木童子亦是看到了大天狗,他劈开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到大天狗面前伸手就是一个熊抱,他贪婪的感受着怀中真实的触感。感觉大天狗的双手也慢慢的环抱住自己,他听见大天狗温润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茨木童子,好久不见。”

茨木童子微微点头将大天狗抱得更紧:“恩,是啊。大天狗,好久不见。”

—Fin—

评论(2)
热度(51)

© 蜉蝣眠 | Powered by LOFTER